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要闻  人物  资讯  区域品牌  品牌城市  品牌协会  品牌研究  品牌中国  观点专栏  品牌四川杂志  文化品牌  巴蜀名校  四川名医
品牌四川杂志
《品牌四川》创刊号
文化
品牌媒体
《品牌四川》第二期
《品牌四川》第三期
《品牌四川》第四期
  品牌媒体
《福布斯》:教育革命
http://www.scppw.com   2012年12月27日

《福布斯》:教育革命

图为最新期福布斯杂志封面
 
图为最新期福布斯杂志封面

 导读:最新一期《福布斯》于11月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教育革命》。互联网从很多方面改变着我们的生活,现在它正冲击着最后的一块阵地——教育。萨尔曼-可汗建立的可汗学院仅用24个月的时间就拥有了1000万名学员,而与此同时一系列网络学校也雨后春笋般的在美国建立起来,这些新型学校正酝酿着一场教育革命,彻底改变现行的教育模式。

  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跌路旁有一幢60年代建成的破旧楼房,楼里有几间凌乱的大办公室,你能想到么世界上最大的学校就坐落在这里,现在它的学员已经超过了1000万。尽管这里狭小拥挤,但是可汗学院充满了阳光和快乐。这的员工先放了一段搞怪的舞蹈录像,然后商量几天后去露营和滑雪的细节,而在这两件事情之间,他们举行了每周的例会,讨论把他们提供的服务翻译成数十种语言。

  今年36岁的萨尔曼-可汗有MIT和哈佛大学两所名校的学位,他既有搞笑天赋又有真才实学,他可以模仿勒布朗-詹姆斯的三分跳投还可以轻松的运用蒙特卡洛模拟法。这个公司的37名员工大多都是软件开发员,他们来自谷歌[微博]或者是Facebook这样的公司,这些人的共同点就是知道什么时候该放松享受生活,什么时候该全身心的努力工作。

  这里有硅谷公司最典型的特点,但是有一点例外:可汗学院是个非盈利组织,它提供3400个视频教学短片,还配备了交互式小测验和帮助老师与学生考核学习进展的工具,这家公司的宗旨是让所有人都能免费获得最好的教育,这里没有员工股也不会IPO,它的资金不是来自风投公司而是来自慈善捐赠。

  可汗说:“我本可以建一个以盈利为目的,有风投背景的公司,我想硅谷有很多这样的公司,但是我却没有,也许我的学校今后会有10亿学生,这将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冲击,今后50年会发生什么呢?”

  这是个好问题,我们可以肯定的说:现在的创新正在重新塑造今后半个世纪的教育模式。多年来我们一直呼唤教育改革,可是投入的大量经费都如同泥牛入海不见任何效果,如今技术的进步终于打破了人们的认知方式,这一切给盈利的公司以及可汗学院这样的非盈利机构都带来了大量的机会。

  机会到底有多少?根据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报告显示,全球教育支出为3.9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5.6%。美国的教育支出是最多的达1.3万亿美元,然而在34个OECD国家中美国用于数学方面的教育支出排名第25,用于科学方面的排名第17而用于阅读的教育支出仅排名第14。而且和美国日常生活的很多方面一样,这些平均数掩盖了两极分化,在所有发达国家中美国是唯一一个在顶部和底部都存在大量人口的国家。在15岁的美国年轻人中几乎有五分之一的人科技知识不合格,23%的人不能使用简单的算术。

  这些统计数据激发了可汗的灵感,他的网站内容包罗万象,有基础的算术和代数还有总统选举团历史和法国大革命。这些录像最古怪的地方是你看不到老师(通常老师就是可汗自己,他已经制作了3000个教学录像)。一堂课的时间大约为10分钟,学生们看到的是一个空白的数字黑板,在可汗讲课的过程中,黑板上会出现字迹并标注出主要的概念,看这些教学视频的效果就像是你最喜欢的叔叔在旁边看着你完成家庭作业一样。

  过去两年可汗学院的教学视频被浏览过2亿次,每个月有600万独立的学生使用这个网站(过去12个月一共有4500万名学生使用),这些学生共同解决了7.5亿个问题(平均每天200万个),这个网站的教学材料全部免费,并成为全世界20000个班级的教学内容。志愿者们还把可汗学院的视频翻译成多种文字,有乌尔都语、斯瓦希里语还有汉语。

  尤里-米尔纳曾是一名俄罗斯物理学家,后来成为了风险投资家,他是Facebook、Twitter 和Groupon的早期投资者,他说:“可汗是世界上第一个成为超级明星的老师。”

  除了米尔纳的赞赏,可汗的快速成功还吸引了很多社会名流的赏识,这其中就包括:百万富翁约翰-杜尔的妻子安-杜尔,比尔-盖茨,网飞公司CEO 里德-哈斯丁,NewSchools Venture Fund,这家基金的CEO是前加利福尼亚州教育委员会的主席,谷歌董事会主席埃里克-施密特,他还成为了可汗学院的董事。现在可汗学院一共收到了1650万美元的捐款,可以肯定以后还会越来越多。

  可汗说:“我们每一美元产生的效益非常惊人,我们一年的预算是700万美元,而一年的学生人数达到了1000万。每个学生获得的收益可以合理的估计为10美元,那么收益率将是1000%,而且你要知道我们给学生提供的不仅仅是简单的辅导。”

  这一切即便在互联网界也非比寻常:24个月前一个人在一个小隔间里建立了这个学校,在此之前制作教学视频还只是这位基金分析师的怪癖。可汗还有更大的抱负,他说:“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很好的教学手段,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进度学习,掌握了全部要点后在接着往下学,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思考延续了数百年的教学模式呢?”

  从拍卖到地图,长期以来互联网技术给很多事物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而为什么改造这个最庞大也是最混乱的领域需要这么长时间呢?这是因为过去十几年有些条件还不成熟:网络的普及、低制作和传播成本以及移动设备使用的快速增长。现在这些都实现了,更重要的是数字时代,人们接受在线学习并认可它的功效。

  这种趋势最终吸引了大量的投资。根据加州伍德塞德风险投资公司GSV Capital的估计,过去10年大约有3.4万亿美元的资金涌入教育界,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过去10年大约有428笔交易,而2010和2011两年就有207笔,占总数的45%。

  GSV Capital的CEO迈克尔-莫说:“重要的还不是有多少资金或者是资金的增长速度,而是进行投资的是那些总能提前并正确把握市场走势的人,它们有:凯鹏华盈、红杉资本、基准投资、恩颐投资、格雷洛克以及Bessemer投资公司。这些公司并非随随便便的投资于教育业,而是在这一块投入了很大的精力。”

  在线教育不是新鲜事物,早在1997年哈佛大学就开始发布在线教学内容,随后1999年莱斯大学、2002年MIT也相继提供在线教学。现在的不同之处是这些教学机构的规模,去年春天MIT的一门难度很大的在线电机工程课吸引了15.5万学生,而加州山景城的初创公司Coursera提供的课程来自33个大学,这家公司年初收到了16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他们有一门课程的注册用户超过170万。

  最引人注目的是塞巴斯蒂安-特隆,他辞掉了斯坦福大学的终身教授教职开办了自己的公司Udacity,这家公司提供科学和工程等方面的课程。特隆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家以及机器人(26.380,-0.31,-1.16%)专家,他带头开发了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2011年他第一次提供了免费的在线课程《人工智能导论》,共有16万学生选了这门课,这次成功激发了他辞职创业的念头。共有15%的学生修完了这门课程,他在斯坦福的200名学生有170名喜欢这种虚拟的上课方式。

  特隆说:“他们认为在线学习非常舒服,所以不愿意到教室来上课。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这些人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最大的机遇可能是在发展中国家,虽然那里宽带普及率没有富裕国家高,但也并非完全没有,而且还有别的传送系统,现在超低价格的平板电脑已经上市,印度的Aakash只卖40美元,因此可以通过存储器传送教学视频。

  汤姆-范德比尔-亚克是一名风险投资家,从2006年起他就开始负责盖茨基金会的教育项目,他说:“这十年人类实现了伟大的突破,第一次地球上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受到高质量的中学教育。把移动设备、免费的教学内容以及混合廉价的教学模式结合在一起,每月花费六美元就可以让内罗毕贫民窟的孩子获得良好的教育,我们甚至可以设想一年只需要100美元的高中也可以提供高质量的教学。”

  当代的教育体系主要源自所谓的普鲁士模式,这还要追溯到17世纪,当时的普鲁士国王下令全国推行免费的义务教育,学校教学生阅读、写作以及数学,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项政策的另一个目的是制造接受国王统治的顺民。我们现在教育的很多规矩都来源于普鲁士时代,比如按照年龄分年级以及通过打铃来分开不同的课程。

  普鲁士模式有很多优点,19世纪中叶它被贺拉斯-曼引入到美国。这个模式保证美国人可以免费获得相对较好的教育,同时雇主还能定期得到有相同技能的劳动力,对于后来数百万成为中产阶级的美国人来说,这个模式功不可没,而且考虑到当时美国的技术水平,这个模式还是最经济的。但是普鲁士模式也有缺点,其中最显著的就是流水线一样的教学进度。

  特隆说:“我们现在的教学模式就像工厂里的流水线,所有人都必须接受教学的进度。这种模式要求老师学生同时在场的情况下,由老师传授知识给学生,这也意味着所有的学生必须同一时间聚集在同一个地点。如果所有的学生理解知识的速度和学习进度都一样的话,那么即便一个同时给一操场的人上课,最后的效果都会很好,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特隆、可汗以及其他现行教学模式的颠覆者想做出改变,他们要解散教室。这个想法的核心思想就是学生按照自己的时间和节奏听课并解决问题。当学生掌握了一个概念后,应用软件才会建议他们学习新知识,就像亚马逊[微博]推荐新书一样,而老师在后台控制终端了解学生的学习进展,上课的时候老师要做的就是一对一的辅导。

  纽约初创企业Knewton把这一理念又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现在Knewton已经从一些大公司筹集了5400万美元,这些公司包括Accel Partners和Bessemer。这家公司开发的软件平台适应于任何内容制作人,大到皮尔森这样的出版公司小到一名老师或者是预科学校。Knewton的软件能够记录每一个学生的表现和学习经历,他们希望最终可以追踪学生从入学到毕业的所有情况以及学习习惯。

  Knewton的CEO约瑟-费雷拉说:“一旦你依靠这个软件学习,通过你提供的信息,我们可以了解你的很多情况,比如你知道些什么,以及如何才能帮助你学习的更好。你会知道在早上9:30-11:30之间学习数学对你最合适;你也会知道使用视频或者游戏而不是文本可以更好的帮助你掌握科学知识;你还会知道对你而言学习历史一次最长不能超过22分钟,否则效率将下降。”

  《破坏性创新将改变世界的认知方式》一文的作者迈克尔-哈恩说:“最让人兴奋的是,未来你可能会有很多迥然不同的老师,他们中有的是作家,有的是大学导师还有些人可能是处理非学术问题的能手,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变化。”

  人们一直都认为新兴的信息技术是解决教育问题的良药。20年代无线电通讯开始兴起,当时建立了超过200个教育电台,他们希望一个名师可以通过广播唤起数千个学生的学习兴趣,然而到1937年仅剩下了38个。后来随着电视的普及,人们又有了新的希望,由CBS和纽约大学联合制作的Sunrise

  Semester,从1957年开始持续了25年,为人们提供在家庭观看的学习课程。80年代开始个人电脑在学校普及,而过去十年宽带上网被广泛应用,但是这些技术都无法解决教育中的瑕疵。

  非营利教育技术咨询公司TLT Group总裁史蒂文-吉利波特说:“历史总是不断重复,50年代那会我还是个孩子,在电视里我看到了讲物理课程的录像。如果你有足够的上进心,有很多支持手段,你就可以用合适的方法学习物理。可汗学院的录像也一样,这些视频都非常棒,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就是很多人不喜欢或者不能接受这种学习方式,历史上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这点。”

  但是站在改革教育模式最前沿的人却不这么认为, Knewton的费雷拉说:“近代历史让我们知道互联网改变和所有和信息或媒体有关的行业,如果你能把这些行业的产品通过某种渠道直接传递给大多数的受众,这种改变是必然的。现在只有电视和教育业还没发生改变,主要原因是宽带还不够普及,设备还不够好。”

  Udacity的特隆说:“怀疑论者总是认为没有创新,近代历史上取得的突破他们都曾不以为然,很多人还曾说互联网没有什么新意。他们说新的教学模式还不如直接把课本邮寄给学生,但是如果真是这样为什成千上万的人观看可汗学院的视频呢?”

  就像大萧条时期比尔-休伊特和戴维-帕卡德在一个仓库里创建惠普[微博]公司一样,2009年可汗开始演绎自己的传奇。那时他已经在YouTube上上传了三年的教学视频,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点击率,尽管在这上面花费了很多心血,可他仍只将其视为业余爱好。

  一天可汗收到了一个年轻人的邮件,信中这个人说自己虽然侥幸上了大学,但和其他同学比基础要差很多,尤其是数学。在信中他说:“当我发现你的视频后,我整整一个暑假都天天泡在YouTube……我感谢你做的这一切,上周我参加了数学测试,成绩非常棒。毫无疑问你改变了我的人生。”

  这封信深深打动了可汗。可汗出身在梅泰里一个贫苦的单亲家庭里,依靠天赋和不懈的努力他在地区和国家的数学竞赛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并最终得以到MIT学习。可汗说:“在大学期间我逃了很多课,但我却用四年的时间拿了两个本科学位一个硕士学位,其实我一直都很努力的学习,只是不坐在教室里,我使用的是更有效率的学习方法。

  毕业后可汗开始变得循规蹈矩,然而2009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当时他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对冲基金分析师,他还有一个儿子以及正在接受医疗职业培训的妻子。尽管从事金融工作,有哈佛大学的MBA,但是这对夫妇的的收入远远达不到100万美元,全职做YouTube视频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那封邮件极大的鼓舞了可汗。他辞掉了工作,把自己锁在家里的小隔间中制作教学视频,10个月后,可汗仍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就在他马上要放弃的时候,安-杜尔给了他第一笔捐款。

  杜尔回忆道:“我决定做一点贡献。可汗上了CNN和其他电视台的节目,我原以为他不愁吃穿,但我发现我竟然是他最大的捐款人,更让我震惊的是他正准备放弃然后去找一份“真正”的工作。

  可汗最近写了一本新书《The One World Schoolhouse》,在书中他讲述了可汗学院的故事,同时还展望了未来的教育模式。过去不同年龄的学生一起上课非常普遍,可汗希望重新创造这种教学模式,这样年龄大的孩子可以帮助年龄小的孩子。他还希望每个班级配备多名老师,这样他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培养学生的兴趣。他还要废除暑假制度,他认为暑假即浪费时间又浪费金钱。他还要推出更可靠的评估体系来取缔字母评分制。

  GSV的莫说:“可汗是对世界影响最大的教育者,而做到这一切他只用了24个月。这真是太激动人心了,他引导了一场革命。不过唯一遗憾的是他本可以把可汗学院做成一个盈利的项目,当然我不能说他的决定是错误的。”莫耸了耸肩接着说:“当人们让我评价可汗学院的时候,我告诉他们如果这个学院是个盈利项目,那么现在上《福布斯》封面的人就是我了。”

 新浪财经      (鹿城/编译)

 

(阅览次数:1251次)    【  】 【关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品牌四川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品牌四川》杂志社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武成大道166号
座机:028-87614277  传真:028-87614377   蜀ICP备:蜀ICP备12028717号 网站建设:深路互动